免費模式你要嗎?

更新日期:8月 25


經歷了高層換血、「霸王條款」、「55 斷更節」、高管新團隊發聲明等風波後,5 月 13 日晚間,在騰訊的財報電話會上,騰訊高管表示,將繼續為閱文探索免費模式。 騰訊總裁劉熾平稱,希望「通過免費加上會員訂購的模式」來獲客,為數字內容帶來更多附加值。也希望閱文可以和視頻、遊戲板塊有所合作。 5 月 14 日午間,閱文集團盤中大漲逾 11%。很明顯,投資人期待閱文免費,閱文需要免費,這家網文平台將來也一定會在更大範圍內實現免費。 免費模式是此番激起作者與閱文平台衝突的原因之一。5 月初,微博上流傳的一份閱文「新合同」中寫道:閱文集團要求乙方(即網文作者)無條件將所有版權交給閱文,且甲方運營版權無需乙方同意,且不予分配收益;甲方將乙方作品免費發佈視為對作品的推廣手段,而不是侵權。 這份合同旋即在知乎、微博、貼吧、B 站等社交/社群媒體上激起爭議。5 月 2 日,剛剛接替吳文輝成為新任 CEO 的程武與新任總裁侯曉楠發聲明稱,該合同是「舊合同」,閱文推行「全部免費閱讀」是「不可能也不現實的說法」,以及,微信讀書針對閱文版權內容的限時免費運營活動,「是渠道自身運營不當」,目前活動已下架。 這一聲明並沒有說服所有人,閱文作者的斷更運動由此自發展開。但很明顯,斷更並不能扭轉閱文走向免費的進程。 閱文為什麼非免費不可? 5 月 6 日下午,在沒有公佈與會作者名單的閱文懇談會上,閱文管理層解釋說,目前關於免費閱讀的機制還在討論中,「付費閱讀肯定要繼續鞏固並且做大,而未來在考慮免費模式時,也會有明確的作家收益,閱文在合同里對於相關權利的獲取都是會支付對價的。」 13 日,在騰訊財報電話會議上,騰訊高管也表示,即使嘗試免費閱讀的模式,也需徵得作者的許可,而且免費模式只適用於「某些作者」。 「這個跟我們的視頻,音樂和遊戲業務一樣,有免費的內容吸引用戶,也有付費模式。閱文只有付費模式,如果我們引入免費內容作為補充,相信可以為作者帶來更大價值,也可以讓閱文與我們的視頻業務和遊戲業務進行更好的合作。」騰訊高管說。 事實上,閱文並不是只有付費模式。2019 年 3 月,閱文的免費讀書應用「飛讀免費小說」就上線了。它是閱文產品矩陣中沒什麼存在感的一個,甚至排不進應用商店圖書類榜單的前 40 名。在這之前,手機 QQ 與 QQ 瀏覽器 App 也作為渠道分發了一些閱文的免費內容幫助導流,但效果有限。 相比成立兩年日活近千萬,日人均使用時長超 2 小時的米讀,這樣的成績很難讓騰訊滿意。而且,與飛讀前後腳誕生、字節跳動家的「番茄小說」App 也加劇了免費閱讀市場的爭鬥。 免費對抗付費,優勢是很明顯的。付費平台推廣一本書,往往會先提供幾個章節的免費閱讀,吸引首批用戶,然後再要求用戶為後續章節付費。在免費轉付費的過程中,用戶流失率會很高。用戶願意看不等於用戶願意付費,閱文與掌閱財報顯示,旗下活躍用戶付費率均不足 10%。 在免費網文平台的衝擊下,閱文 2019 年財報顯示,平均付費用戶相較 2018 年的 1080 萬,同比下滑 9.3% 至 980 萬。 同時,存量市場在縮小,整個行業的用戶增長速度在放緩。2019 年 6 月,中國網絡文學用戶數量達 4.55 億人,半年增長率為 5.2%,低於 2018 年下半年的 6.42%。

圖片來源:艾媒網 《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中國用戶的網絡文學類應用使用時長佔比位列第 6,前面還有即時通信、網絡視頻(不含短視頻)、短視頻、音頻和音樂——它們都佔用了更多的用戶時間。 閱文要在這個更加殘酷的戰場獲取新用戶,直接把上鎖的小說章節打開是最簡單的。而且,實際上頭部免費閱讀應用與頭部付費閱讀應用的用戶重合度是非常低的——大約只有 10% 左右,做免費模式可以幫閱文完善目前較為薄弱的三四五線城市甚至城鎮鄉村的用戶群。 除了這些,還有一種強大的不良因素在催動閱文求變——遲遲不回暖的影視寒冬。2019 年財報顯示,閱文的收入大頭已經變成了版權運營,佔其總收入的 53%,而在 2018 年這一數字還僅為 19.9%。 所謂版權運營,簡單來說就是將文學類 IP 改編為各類媒體形式,例如劇集、動畫及遊戲等,然後利用騰訊的分發渠道進行傳播。 2019 年,《慶餘年》雖然成功,但只是個例。去年一年,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有 1884 家影視公司關停,具體表現為公司狀態註銷、吊銷、清算、結業。2020 年,影視行業寒冬繼續,5 月 7 日,愛優騰聯合六家影視製作公司發佈《關於開展團結一心,共克時艱,行業自救行動的倡議書》,顯然是日子更加難過了。 在這種背景下,閱文的版權授權業務更難開展,卻更易產生與作者爭利的動力。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大唐明月》賣出 1300 萬的授權費,而原著作者只拿到了 16 萬。 反對免費的人在反對什麼?贊同免費的人在贊同什麼? 寫作 9 年,與各大網絡文學平台簽署過多份協議的網文作家「寶劍侍從」旗幟鮮明地反對免費閱讀。他在自制的短視頻中,將推廣免費模式比作「在網絡文學走下坡路的汽車上踩了一腳油門」,因為他相信「免費閱讀會導致文字質量大幅度下降」。 寶劍侍從打比方說,迪士尼樂園的門票比普通樂園高很多,進入迪士尼樂園的人通常素質比較高,迪士尼樂園也基於充沛的現金流提供了一種比其他樂園更好的服務。類比在網文行業中,就是付費訂閱用戶通常比較懂禮貌、比較理智,學歷也通常高一些,懂得尊重作者的付出,付費網文平台的作品質量也更精良。 「如果平台進入免費閱讀領域,可以預見會有大批下沈市場的讀者湧入,無意識地引導作者,朝著高刺激、低內涵的創作方向前行,這是已經發生的事情了。」寶劍侍從說,「如果閱文作為行業領頭羊也這樣做,這個趨勢就會非常明顯,並且影響的範圍非常大,導致整個網絡文學的水平整體下降。」 寶劍侍從的觀點有證據可循。打開大部分免費網文閱讀軟件,可以發現其中的小說風格比較板結,最受追捧的故事基本都圍繞霸道總裁、最強戰神、腹黑王爺、甜寵嬌妻、上門女婿這些角色展開。相比之下,付費軟件的小說類型確實更豐富,格調也各有高低。

左側為米讀截圖,右側為起點截圖 但是付費軟件也有一個共同的問題,即因為付費帶來了門檻,所以資源會更加向頭部聚集。花錢買了 VIP 的人,會更傾向於只去看平台上最受好評的作品,追捧已經成名的作者,使得平台上不出名的小作者更難出頭。 而免費閱讀可以讓用戶以零成本瞭解新人作者,也就讓更多新作品有了被人看到的機會。 網文作者「洛長天」從 2018 年底開始寫作,他的第一部作品《萬古妖皇》發佈在掌閱上,更新了八九十萬字,幾乎沒給他帶來什麼收入。「小說基本沒人看,也就只能拿個全勤獎。一千字 9 塊錢,每天只能賺幾十塊。」 寫了大半年後,他放棄了這部作品,但幾乎也沒什麼人發現。隨後,他去趣頭條的免費閱讀平台米讀開了第二部作品《上門龍婿》,寫到七十萬字時,獲得了主編的第一次推薦;八十萬字時,登上了米讀收藏月榜。 現在,洛長天憑借在米讀上的廣告費分成,每個月可以拿到 10-20 萬元收入。「現在雖然有些知名度了,但我沒有離開免費平台去付費平台的想法。因為我在別的地方都沒賺到錢。以後如果再開新書,肯定也是在米讀。」洛長天說。 洛長天是幸運的,他在開始寫作的第一年就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平台。而對於其他更多依賴閱文,但又難以接受網文世界進入無序變動期的作者來說,55 斷更節可能只是未來更多利益爭奪的開始。 文章來源:36氪

Image by N N

更多創投訊息交流,請直接聯繫我們!

你可以使用任何通訊渠道與我們聯繫,我們將爲你提供相關服務。

Please contact us directly for more venture investment details!

Please feel free to get in touch with us through any of our communication channels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

電話 Tel.:     +852 3692 5342

​郵箱 Email: invest@bolecapital.net

© 2020 Bole Capital Group Limited

  • whatsapp-black-logo-icon--24
  • Black Facebook Icon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 黑色的YouTube圖標
  • Black Twitter Icon
  • linkedin-png-linkedin-icon-1600

© 2020 伯樂創投集團有限公司